第6节

“你昨天没有去看吊死战俘吗?”赛麦问。

“我这一片已经用了六个ฐ星期了,”他不真实地补充一句。队伍又往前๩进了一步。他们停下来时他又回过头来对着赛麦。他们两人都从柜台边上一堆铁盘中取了一只油腻腻的盘子。

“三十岁到四十岁的一组!”一个刺耳的女人声音叫道。

原来这时电幕上发出一阵刺耳的笛子声,单调地持续了约三十秒钟。时间是七点十五分,是办公室工作人员起床的时候。温斯顿ู勉强起了床——全身赤裸,因为外围党员一年只有三千张布票຀,而一套睡衣裤却要六百张——从椅子上拎过一件发黄的汗背心和一条短裤ไ叉。体操在三分钟内就要开始。这时他忽然剧ຕ烈地咳嗽起来,他每次醒来几乎总是要咳嗽ณ大发作的,咳得他伸不直腰,一直咳得把肺腔都咳清了,在床上躺了一会儿,深深地喘几口气以后,才能恢复呼吸。这时他咳得青筋毕露,静脉曲张的地方แ又庠了起来。

真理部——用新话来说叫真部——同视野里的任何其他东西都有令人吃惊的不同。这是一个ฐ庞大的金字塔式的建筑,白色的水泥晶晶发亮,一层接着一层上升,一直升到高空三百米。从温斯顿ู站着的地方,正好可以看到เ党的三句口号,这是用很漂亮的字体写在白色的墙面上的:

温斯ั顿继续背对着电幕。这样比较安全些;不过他也很明白,甚至背部有时也能暴露问题的。一公里以外,他工作的单位真理部ຖ高耸在阴沉的市景之上,建筑高大,一片白色。这,他带着有些模糊的厌恶情绪想——这就是伦敦,一号空降场的主要城市๦,一号空降场是大洋国人口位居第三的省份。他竭力想挤出一些童年时代的记忆来,能ม够告诉他伦敦是不是一直都是这样的。是不是一直有这些景象:破败的十九๡世纪房子,墙头用木材撑着,窗户钉上了硬纸板,屋顶上盖着波纹铁皮,倒塌的花园围墙东倒西歪;还有那ว尘土飞扬、破砖残瓦上野草丛生的空袭地点;还有那炸弹清出了一大块空地,上面忽然出现了许多象鸡笼似的肮脏木房子的地方แ。可是没有用,他记不起来了;除了一系列没有背景、模糊难辨的、灯光灿烂的画ฑ面以外,他的童年已不留下什么记忆了。

我同她一起进了门,穿过后院,到了地下室的一个厨房里。靠墙有一张床,桌上一盏灯,灯火捻得低低的。她——

他咬紧了牙齿,感到一阵难受。他真想吐口唾沫。他在地下室厨房里同那ว个女人在一起的时候,同时又想起了他的妻子凯瑟琳。温斯顿是结了婚的,反正,是结过婚的;也许他现在还是结了婚的人,因为ฦ就他所知,他的妻子还没有死。他似乎又呼吸到เ了地下室厨房里那股闷热的气味,一种臭虫、脏衣服、恶浊的廉价香水混合起来的气味,但是还是很诱人,因为党里的女人都不用香水.甚至不能想象她们会那ว样。只有无产者用香水。在他的心中ณ,香水气味总是不可分解地同私通连在一起的。

他搞这个女人是他约摸两ä年以来第一次行为失检。当然玩妓女是禁止的,但是这种规定你有时是可以鼓起勇气来违反的。这事是危险的,但不是生死攸关的问题๤。玩妓女被逮住可能要判ศ处强制劳动五年;如果你没有其他过错,就此而已。而且这也很容易,只要你能够避免被当场逮住。贫民区里尽是愿意出卖肉体的女人。有的甚至只要一瓶杜松子酒,因为无຀产者是不得买这种酒喝的。暗地里,党甚至鼓励卖淫,以此作为ฦ发泄不能ม完全压制ๆ的本能的出路。一时的荒唐并没有什么เ关系,只要这是偷偷摸模搞的,没有什么乐趣,而且搞的只是受卑视的下层阶级的女人。党员之间的乱搞才是不可宽恕的罪行。但是很难想象实际上会发生这样的事——尽管历次大清洗中的被告都一律供认犯了这样的罪行。

党的目的不仅仅是要防止男女之间结成可能ม使它无法控制ๆ的誓盟关系。党的真正目的虽然未经宣布๧,实际上是要使性行为ฦ失去任何乐趣。不论是在婚姻关系以外还是婚姻关系以内,敌人与其说是爱情,不如说是情欲。党员之间的婚姻都必须得到เ为此目的而设立的委员会的批准,虽然从来没有说明过原则到底是什么,如果有关双方给人以他们在肉体上互相吸引的印象,申ã请总是遭到拒绝的。唯一得到承认的结婚目的是,生儿育女,为ฦ党服务。性交被看成是一种令人恶心的小手术,就象灌肠一样。不过这也๣是从来没有明确地说过,但是用间接的方แ法从小就灌输在每一个ฐ党员的心中。甚至有象少年反性同盟这样的组织提倡两ä性完全过独身生活。所有儿童要用人工授精(เ新话叫人授(เartsem))的方แ法生育,由公家抚养。

温斯ั顿也๣很明白,这么说并不是很认真其事的,但是这反正与党的意识形态相一致。党竭力要扼杀性本能,如果不能扼杀的话,就要使它不正常,肮脏ู化。他不知道为什么要这样,但是觉得这样是很自然的事。就女人而论,党在这方面的努力基本上是成功的。

他又想到เ了凯瑟琳。他们分手大概有九年,十年——快十一年了。真奇怪,他很少想到她。他有时能ม够一连好几天忘记掉自已结过婚。他们一起只过了大约十五个月的日子。党不允许离婚,但是如果没有子女却鼓励分居。

凯瑟琳是个ฐ头发淡黄、身高体直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