思正小说网 > 蓝袍先生 > 新浪潮拍击下的老农民

新浪潮拍击下的老农民

“谁?”我大吃一惊。

我拿起茶杯,佯装ณ到水房里去打水,走出教室,甬道上没有田芳和她父亲的影子,一排排教室里,传出这个那个教员的讲课的声音。她大概ฐ把父亲引到宿舍里去了,我在水房里打了水,慢步朝回走,忽然看见打铃຃的校工ื刘ถ大根跑过来,朝我说:“你们班的田芳给人拉走了!”

她是班委会的负责宣传工作的委员,编排更换教室后墙上那块“生活园地”板报。我忙说:“我…当然愿意服务,只是我的字儿写得欠佳。”

我在离她三二步远的草地上坐下,拘束得手脚不知该怎么摆着才好。她似乎ๆ很自在,双手拘着膝头,坐得很舒服,看着我,像欣赏一只惊疑ທ不安的小兔子。她说。“想请你给咱们的‘班级生活’板报写字,你愿意服务吗?”

对于异性的严格禁忌,从我穿上浑裆裤时就开始了。岂止是“男女授受不亲”父亲压根儿不许我和村里任何女孩子在一块玩耍,不许我听那ว些大人们在一起闲时说的男ç女间的酸故事。可是,在我刚ธ刚ธ18岁的时候,父亲突然决定给我完婚了。他认为ฦ必须在儿子走进学堂之ใ前做完此事,然后才能放心地让我去坐馆。一个没有妻室的人进入神๰圣的学堂,在他看来就潜伏着某种危险。

所有这些训导,对于我这样一个刚刚十七八岁的人来说,虽然很艰难,毕竟可以经过日຅渐长久的磨练,逐步长进,最使我不能接受的,是父亲对我婚姻ี选择的武断和粗暴。

他坐下喝茶,抽烟,说那个老婆的脾气和身世。从他的语气里可以听出来,他是很满意的,说到她的人样,她的长相,他说能ม看出她年轻时很俊…

我很乐意地接受了老师的邀请。

“为了砸断封建锁链!我捐三块…”

“再不能容忍我们的姐妹作封建婚姻的牺牲品!我捐一块…”

“为了解放,为了自由á!我捐…”

那一张张男ç生和女生的脸在我眼前๩迭印,那一声声慷慨激昂的话在我耳畔响着,永生难忘!大伙不仅是同情田芳的遭遇,而是一种共同的时代要求,刚刚获得解放和自由á的新中ณ国的第一代青年,强烈的反封建的意识是共同的要求,这些师范学校的学生,尤其是速成班的学生,来自社会底层,不单是仇恨地主资本家,尤其仇恨封建的婚姻,好多人与田芳有类似的遭遇,离婚和解除婚约,在师范学校不仅不会被人耻笑,而会得到普遍的支持和同情。

“你离婚了?”

“离了!”

“完全弄零干了?”

“零干了。你呢?”

“我刚提出来,正离哩!”

“赶紧离了!重新า自由á去…”

这是公开的交谈,不会令人议论…田à芳这样的引人注目的白毛女,得到热烈的募捐就是不奇怪的事了。

我按按书๰包,四百块人民币๥正在手心,我的心止不住一阵发热,隆冬原野上清晨凛冽的寒风也๣不那么เ厉害了。

我们三人走进田家寨,几经打问,终于找到เ田à芳家的门口。

两间厦屋,连个围墙也๣没有,一眼就可以看出,这是一家十分贫苦的农民。我们三人站在厦屋门口,一个ฐ女人走出来,大约四十出头,一眼就可以断定是田à芳的母亲,脸形太相像了,她一看见这三个ฐ穿戴不同于庄稼人的陌生人,先愣怔了一会儿,有点惊恐地问:“寻谁?”

王老师说明了我们的身份,田芳母亲脸上的惊恐立时消失了,却更加慌,把我们让进屋,却无຀法使我们坐下来。炕上的一张破烂的被子下,围坐着四个ฐ娃子和女子,地上竟然没有一个ฐ可供人坐下的凳子。她擦擦手,闪身出了门,再进门的时候,端着一条长凳,大约是从邻家借来的。不管怎样,我们三人挨排儿在长凳上挤着坐下了。

她张罗着倒水,取烟,取来了一只装ณ着烟未的木盒子,却找不到เ烟袋。王老师点燃自己้的纸烟卷,劝她再甭麻烦了。她在灶锅下的木墩上坐下,却不知该说什么好。没有经见过世面,也๣没有和公家的干部打过交道的农家妇女,常常都是这个样子。王老师尽管很和气,问她家里的状况,她头不抬,烧着火,简短地答上一句,半天又没话了。田芳的父亲拾粪去了,她告诉我们,随之就指使坐在炕上的儿子去找。

老汉回来了,头上裹着一条黑布๧帕຅子,鼻子冻得红红的,一进门,大声说:“三位先生来了!抽烟——”把那个短杆旱ທ烟袋依次让给我们三人,随之在门槛上坐下来。

“三位有何贵干?”他仰头问。

王老师和他谈起田à芳的婚事,给他解释新社ุ会婚姻自由á的道理。老汉低着头,抽着烟,做出一种耐心听着的姿态。一当王老师๲停住口,他仰起脸,做出深明大义的神气,说:“新社ุ会好,咱农民拥护共产党。儿女的婚嫁之事,应该由家里管,政府和学校管这些事做啥?”

王老师又耐心给他解释学校应该管的原因。

“言而无信,不知其可也。”田芳的父亲说“你们都是有知识的人,比我懂ฦ得多,我跟人家说下一句话,三媒六证,邻里皆知,而今一水冲了,我在田家寨还算不算人?”

我心里暗暗吃惊。这个老农民,一身黑色家织粗布棉袄棉裤ไ,补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