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做饭风波(1 / 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是瘦不是受强烈推荐:

是的,那ว种心情我能ม理解。其实在决定出柜之ใ前我有犹豫过,毕竟在我们这个地方แ,或者说我们这个国家,还是很难接受的。我也不会告诉别人我真正的性向,遇到有人谈论这个话題的时候,我也会有意的避开,当然除了齐飞。因为在我听到的众多说法中,我听到เ的最多的两个字是恶心。有时候我会特想骂娘,但我总是调侃的对自己说,沒关系,异性恋才是不正常的呢。因为说太多一点用也沒有,我只是喜欢一个人,恰巧那个ฐ人和我性别相同,就这么เ简单。所以,我最后还是决定和我妈坦白,因为我已经确定,我这辈子不能像一般人那样找个女孩子成家立业,然后慢慢的老去。或许在我认识宋祁的时候,这一切就已经注定了。我妈的反应是可以预知的,但就像苏何说的,我并沒有选择妥协,因为ฦ当我确定某件事我做不到的时候,我会拒绝,我不会给人希๶望又让人失望,我觉得那样更残忍。所以苏何的这种心情我懂,是那ว种想挣扎但又觉得很无力的感觉,就好像自己被一个网子套住,只凭借自己้的力量是很难爬出來的。

我突然想起了那时候的我,和现在的苏何一样,看不到未來的希๶望,不知道该做些什么,每天都过的浑浑噩噩,我记得那时宋祁和我说过一句话,但我不知道对苏何來说有沒有用。

“恩爸爸每周接我回家的时候他都在”小语摸着后脑แ勺想了想然后很认真的告诉了我这不是基情这分明是同居的节奏好不好萧白在哪里我一定要亲口问一问这个也๣太劲爆了求过程、求细节

“那这么说吧你爸爸这段时间有沒有带奇怪的人回家”

我妈说我患病的时候会以为自己是宋祁然后自言自语可以长达半小时之久但我听她这么告诉我的时候我却沒有什么感觉因为我的印象已经很模糊了当然我也不想去深究什么เ

我知道是我害了宋祁如果不是为了帮我挡那么เ一棍子如果不是我坚持要去如果我沒有和他成为朋友如果我沒有认识过他那么这些事就不会生了……

对于苏何这件事原先就和他沒有半毛钱的关系最多只能算是巧合吧他在那段时间里出现在我们的生活中为ฦ原本枯燥的生活增添了不少光彩但如果非要把他牵扯到这件事情里來对他來说是很不公平了

“那我们就公平点一人问一个问題你觉得行吗”安远翻了一个身面对着我

我妈可能是以为ฦ我和女孩子相处的时间长了,就会好的。但是她错了,这不是病,这是天生的,又怎么可能会好呢。况且,我也๣不想好,有一个喜欢的人放在心底,我觉得是一件很幸福的事。

“我不知道,我只是不想他有麻烦,我希๶望他能开心。”既ຂ然打算说,我就没必要和我妈藏着掖着的,反正我所有的事他都知道,而且,她说过不会再反对我做什么事了。

“是张寒宇吗?我是付言,能ม见一面吗?”张寒宇的电话号码是我从手机的黑名单里找到เ的,我还记得那时是因为安远不希望他再和我打电话而拖进去的。

齐飞说安远决定考研了,但一般别ี人决定考研都是在大三大四的时候才做准备,他这么急着做准备,是不是也和我一样,只是想找些事做?

“付言,我不是故意要气你的,我就是跟你开个玩笑。你千万不要死啊,你死了我会内疚一辈子的。”苏何说的挺诚恳的,一点也๣不像在说假话。但是,盼我点好行不行。

我没站稳,突然一个踉跄差点摔倒在地,要不是有沙在跟前,估计又得丢人了。然后我就觉得胸口很闷呼吸困难。

直到临走前,苏何和我爸爸都没有再说过一句话,我有种感觉,其实苏何并不想离开这里,只是他没有选择的权力,因为他的父亲已经放弃了他,而他又是这么骄傲的一个ฐ人。

苏先生说的很现实也很残忍,我原本以为ฦ苏何会受不了这么直接的说法,但是他就像没听到似的,继续睡他的觉,好像其他人再恶毒的话都没办法影响到他似的。

“什么?”我问。

“他……离开,是什么时候的事情?”安远的声音有些颤๶抖,我知道我肯定是揭开了他的伤口,这样确实很恶毒,但如果不说出来,伤口永远都是伤口,而且还会慢慢腐烂,难以愈合。

“妈,怎么了?是不是我又患病了?”我觉得头还是有些昏昏沉沉的,对于之ใ前生的事情,我记的也不是很清楚,我还记得马蕙兰和我说了些宋祁แ的事情,然后被安远听到了,但之ใ后的事我却没了印象。我问我妈到เ底怎么了,她却怎么都不愿和我说。

“妈,我好难受……好难受……”

“我是不是打扰到你了?那我还是先走吧,有空再来看你。”宋祁แ有些尴尬,他把果篮放到เ桌子上就要离开。

我不否认我当时的第一想法是他是觉得打我没过瘾,所以想乘着没人再来揍我一顿,所以,我只能ม默哀,医院的安全措施ๅ做的太不到位了。

看来只能靠我自己了,“那个,个人倾向性的意思就是说,个人的看法。”我只能想到这么เ多,简洁干练有木有?

老师奇怪的看了我一眼,算我勉强猜对了。他只看到我表面上说对了,却不知道我底下的心酸,安远在下面狠狠的踩了我一下,意思是选择第一个ฐ。我唯一感到庆幸的是,这道题还好不是选择第四个,不然我的脚估计就得残了。

“就你事多。”他放下手中的杂志,顺手关上灯,面对着我躺下,对我说:“我陪着你呢,你放心的睡吧。”

我盖好被子躺了下来,从来没有想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是瘦不是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