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(1 / 3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头人强烈推荐:

解放军来了。解放了。乡里周乡绅被拉出去枪毙了。申ã村村里开始划成份。宋家成了地主。宋家掌柜虽然死了,但还留แ下子孙和兄弟。我姥娘家一辈子刮盐土卖盐为ฦ生,划成了贫农。虽然祖上当过一段伪村长,但当时断ษ案清楚,民愤也不大。何况地主伪保长宋家掌柜是我三姥爷打死的。这时三姥爷序列中的孬舅,成了一名解放军战士。他虽当过一段土匪,在李小孩身边当勤务兵,但解放军一来,李小孩就被打死了,孬舅与一干人投了降,于是成了解放军。当了两年解放军,复员回乡,又和其他人一样在村里行走。

这时村里的头人改叫支书,是一个以前名不见经传的孙姓汉子。他低矮,狮子头,头发与眉毛接着,但支书当的时间并不短,一口气当了十六年。我八岁那年,有幸与这位支书一块到十里之外一个ฐ村庄吊过丧。死者与申、孙两家都有些拐弯亲戚,于是搭伴同行。他担了一个大挑子,里面装十几个ฐ黑碗,黑碗里有些杂菜;我担一个小挑子,里面就二三十个馒头。记得那ว天刚下过雨,路很湿润,和老孙一前๩一后,走得挺有意思。老孙这人没有架子,路上问我:

“咱们到เ那哭不哭?”

我说:“人家人都死了,怎么不哭?”

他说:“就是怕到那一见阵仗,哭不出来。”

后来到了棺材前,见死者闭眼闭嘴的,躺在一条月蓝ณ被子上,我哭了,老孙也哭了。哭后,上坟,吃饭,我和老孙就回来了。我对这次吊丧ç比较满意。因为我们哭的时候,旁边执事一声长喊:

“申村的俩客奠啦——”

威风凛凛,所有的孝子都白花花伏了一地跟我们哭。但听说老孙对这次吊丧有些不满意,对旁人说:

“菜做得太不像话,肉皮上还有几根猪毛!”

老孙是我舅舅那辈才从外地迁来的,解放前一家子要饭为生。据说,他当初怎么也没想到自己会成为申村的头人。可巧土改工作队下乡,一个ฐ姓章的工ื作员派到เ他家吃饭。吃饭也吃不到哪儿去,要饭的人家,无非是红薯轱辘蘸盐水。蘸盐水吃罢轱辘,章工作员启发他积极斗ç地主ว,后来就发展他入党。虽然在分东西时多拿回家一个土瓮,但经批评教育又送了回去,于是开会,章工作员选他当了支书。他当时还哭丧ç着脸向章工作员摊手:

“工作员,我就会要饭,可没当过支书!”

章工作员还批评他:“你没当过支书,你们村谁当过支书?正是因为要饭,才让你当支书๰;要饭的当支书,以后大家才不要饭!”

就这样,老孙成了支书,开始领ๆ着三百多口子人干这干那,开始领着大家进互助组、合作社ุ、人民公社。大家见他,一开始喊“老孙”后来喊“支书”老孙一开始听人喊“支书”身上还有些不自在,渐渐就习惯了,任人喊。不过老孙以前๩要饭要惯了,当支书以后,仍改不了游击习气。他一当支书,村里不能开会,一开会,他头天晚上就睡不着,围着村子转圈,像得了夜游症。共产党会又多,弄得老孙挺苦,整夜整夜地不睡,两眼挂满了血丝。

村里开会,老孙讲话。老孙坐不住,浑身像爬满了蛇咬,起来坐下,坐下起来,头点屁股撅的,重来重去就那两句话:

“章书记说了,不让搞单干,让搞互助组!”

“章书记说了,不让搞互助组,让搞合作社!”

“章书记说了,不让搞合作社,让搞人民公社!”

虽然互助组、合作社、人民公社大家都搞了,但对老孙的评价并不高,说他站没站相、坐没坐相,没个支书๰的样子“讲话头点屁股撅的,坐都坐不住,没个支书的样子!”

头人一没样子,就压不住台,村里就乱。孤老、破鞋、盗贼,本来解放时被解放军打了下去,现在又随着互助组、合作社、人民公社发展起来。村子一乱,工作就不好搞,每次老孙到公社ุ开会,申ã村的工作都评个倒数第一。章书记批评老孙,说他工作做得不深不透:

“老孙啊老孙,你真是就会要饭,不会当支书!”

老孙红着脸说:“章书记,咱可哪样工作都没拉下!”

章书记摇摇头说:“以后多努力吧!”

这时村里的村丁仍是小路。小路解放前虽然当过伪保丁,但因为成份划的是贫农,业务又熟ງ悉,民愤也不大,老孙又让他当村丁。不过这时不叫村丁,改叫村务员。洋铁ກ皮喇叭和小钹不用了,新换了一架铜锣。每当老孙从公社开会回来,小路村务员就打着铜锣从街上穿过:“开会啦,开会啦,吃过饭到村西土庙里开会啦!”

一到开会,就该老孙当夜游神๰和头点屁股撅,所以老孙常对小路发脾气:

“敲一趟够了,敲来敲去地喊,你娘死了?”

小路委屈地说:。“一会儿人不齐,你又该埋怨我!”

老孙双手相互抓着,不再理人。

除了开会,老孙还有另一项任务,就是仍得给村里三百多口人断案。兄弟斗殴、婆媳吵架、孤老、破鞋、盗贼等一干杂事,都来找老孙说理。这比开会搞互助组还让老孙作难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头人